“縣以下機關建立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制度。”12月2日召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七次會議指出,“在職務之外開闢職級晉升通道,是為基層公務員辦好事、辦實事,一定要把好事辦好。要總結試點工作經驗,改進存在的不足,認真抓好組織實施”。
  據新京報記者瞭解,在此之前,至少7省份曾宣佈探索基層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但推進遇卡,未真正落地。
  【試水進展】

  4省份回應稱“尚無試點方案”
  初步統計,此前,福建、安徽、山東、江蘇、河北、遼寧、內蒙古7省份曾表示推進基層公務員職務職級並行制度。
  福建省政府辦公廳今年7月5日印發《福建省2014年健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體系改革實施方案》(閩政辦〔2014〕95號),提出“在縣以下機關全面實施職務與職級並行、職級與待遇掛鉤制度”。
  12月6日,新京報記者致電福建省人社廳,詢問上述改革的進展時,福建省人社廳工資福利處工作人員表示,福建並沒有推行公務員職務職級並行制度,“全國有試點,但不在福建”。
  安徽、遼寧、山東同樣如此。去年年底,提交安徽省人大常委會審議的《關於安徽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實施中期評估情況的報告》,提出“推進建立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制度”。安徽省公務員局綜合處工作人員6日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說,“現在沒有具體實施方案”。
  今年9月,遼寧多個媒體報道,遼寧啟動公務員職務職級“雙梯制”前期調研。當地媒體報道稱,“如果實施職務與職級並行制度,工作了20多年的基層公務員即使職務上沒有變化,也可能享受到處級待遇”。
  遼寧省人社廳一位工作人員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遼寧沒有開始試點”。
  “山東沒有推行公務員職務職級並行制度,也沒有試點。”山東省公務員局綜合處工作人員對新京報記者說,“年初各個省的材料都是這麼寫的。中央沒有部署,就沒法執行。”
  【政策背景】

  “職務與職級並行”已醞釀8年
  為何上述省份的“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未真正啟動?
  十幾年前就曾提出“公務員職務職級並行”建議的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竹立家等受訪專家對新京報記者說,事實上,“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已醞釀了8年。
  早在2006年公務員工資制度改革時,就預見到了目前的難題:領導職務職位有限,“僧多粥少”,基層公務員“千軍萬馬擠獨木橋”。為此,2006年公務員工資制度改革就明確提出“級別與工資待遇適當掛鉤”。
  8年來,“適當掛鉤”的方案一直未出台。“這就形成了目前的局面,待遇只與職務掛鉤,基層公務員遭遇‘天花板’,職務晉升無望、工資又漲不上去。”汪玉凱說。
  受訪專家認為,“適當掛鉤”方案之所以難產,受困於三大現實難題:縣鄉級財力有限,一些地區難以承擔掛鉤後的財政壓力;公務員考核機製備受爭議,誰晉級、誰升遷亟待公眾認可的標準;一旦掛鉤,現行公務員法需要修改。
  近年來,國家數次將“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提上日程。如2009年,中央印發的《2010-2020年深化幹部人事制度改革規劃綱要》提出“建立健全幹部職務與職級並行制度,強化職級在確定幹部工資、福利等方面的作用”。十八屆三中全會也提出“建立公務員的職務與職級並行、職級與待遇掛鉤制度。”
  汪玉凱認為,此次中央深改小組會議對此作出了部署,意味著這項糾結了8年的改革會真正破局,“國家有關部門應該會出台配套細則,解決地方財力、考核機制等一系列問題”。
  ■ 現狀

  “基層公務員絕大部分難以升遷”
  “東方不亮西方亮、職級點燃新希望。”聽說中央深改領導小組會議作出“縣以下機關建立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制度”的部署時,在河南省南陽市一縣直機關工作的基層公務員張明(化名)用這句話,表達自己的心情。
  縣直機關工資2300元
  張明40歲出頭,在縣直機關工作近20年,目前月工資2300多元,“也就是養家糊口,遇到家人生病、孩子念大學,有些捉襟見肘。像我這樣的基層公務員是絕大多數,既升不上去,又不忍放棄體制內這份工作,很矛盾,這種心態勢必影響工作”。
  據張明講,即使升到科級,前途依然堪憂,臨近的中牟縣一直執行50歲“一刀切”“退居二線”政策,“就是科級幹部到了50歲沒升上去的,全部免職,今年據說免了60多個副科級”。
  基層公務員的待遇偏低
  來自地方黨政部門的調研報告,也印證了張明的說法,職務與職級並行“到了不改不行的關口”。
  江西省吉安市編辦今年2月發表的《完善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制度的思考》一文提出,“2012年底,吉安市公務員84%在縣以下機關工作,94%是科級以下幹部。由於受制於機構規格和職數限制,絕大部分難以升遷,只能在科員、辦事員這兩個底層臺階上走完職業生涯”。
  該文提到出基層公務員的待遇實情:基本工資待遇偏低,“目前公務員基本工資由職務工資和級別工資構成,工資的高低主要由行政職務高低決定。據統計,2012年,吉安市縣鄉兩級公務員的年平均基本工資(職務工資和級別工資之和)分別為14428元和13290元”。
  工資增長緩慢,“以2012年新考錄的縣鄉基層公務員為例,本科學歷,參加工作時年齡24周歲,2013年轉正定級為科員25級2檔,月級別工資380元,如果在其工作期間一直沒有晉升機會,也不考慮其職業生涯過程中的工資改革或工資標準調整,按規定連續兩年考核稱職可晉升一個級別工資檔次,連續5年考核稱職可晉升一個級別工資,那麼在其退休時至多可晉升到18級13檔1294元,即36年工作歷程共增加了914元(每年增加25元)”。
  幹部年齡斷層比較嚴重
  河南省社科聯課題組去年12月發表的《關於執行幹部職務與執行並行制度的調查與建議》一文稱,“以河南省為例,截至2012年底,全省基層公務員年齡結構老化情況與2009年相比明顯加重,幹部年齡斷層現象也比較嚴重。”
  文中稱,“在與基層幹部交談發現,這種現象主要是由於年齡較大的幹部得不到提拔升遷,就在編離崗退二線,致使青年幹部進不來或提拔不了,新老幹部交替工作不能順利進行”。
  A08-09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王姝 賈世煜
(原標題:公務員職級改革 多地欲推但未落地)
編輯:SN010
創作者介紹

I love You

rr66rrzvw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